季正则他老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四章,兄弟,狼人杀玩吗?,季正则他老婆,大米饭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两年以后,在亚森这片大陆上,分为了三派。东方沧陇,西方佰沪,南方侏阙。

西方佰沪,狼人传统聚集之地,不过近今年在东方沧陇的打压下,逐渐示弱,这让许多狼人直接跳槽到了沧陇。沧陇的老大是通过直接单挑咬死佰沪的白狼王而名扬千里。这让佰沪人人自危,尽管很快推举了新的狼王上任,可势力衰弱却不可挽回。

南方侏阙,诸神保护村民免受狼人迫害,由女巫和预言家共同掌权。双方阵营虽都为了村民可也有矛盾。两年前预言家刚刚新任登基,如今权势已然浩大可与女巫相抗衡。

东方沧陇,近些年新兴起的一方势力,传言他们的老大还是狼人,不过在他手下做事的不仅有狼人更有神。他放言在他的领土上人和狼可以和平共处,设立有警卫队以护安全。此言一出,亚森震上三震。第一震,狼人如何能放过村民;第二震,狼人不吃人吃什么;第三震,你又有什么能力出此狂言。

不过沧陇并没有做出回应,取而代之的是在边界筑起高高的防御墙。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在做什么无用功,这破城墙轻轻一炸就倒了,不过等到佰沪攻打时候就傻眼了。沧陇预料好一切,每当炸弹人在城墙下英勇赴死爆炸,总是一缸冷水从墙而下,泼下来。这让炸弹人傻眼了,火药灭了这这这怎么爆破啊。炸弹人纷纷哭回佰沪,向新任白狼王诉苦。

正殿上,高高在上的小白狼王左拥右抱自己最近新找的美女狼人。她们是刚刚调教好送来。

“大王,这城墙根本炸不破啊。”十几个炸弹人在殿上鬼哭狼嚎,“小的全身都湿透,根本没办法引爆自己啊。”又有几个炸弹人打了个冷喷嚏。

小白狼王笑盈盈吃着美女狼人喂过来的烤乳猪,吃完又亲她一口,嘴上吃出油也糊上美女精致小脸,“讨厌~~”娇滴滴像是要捏出水来。可小白狼王转头暴怒“废物,一个墙都炸不破,来人,把他们拖出去,还有他们妻儿老小全都拖出去,斩首示众。”

“大王,大王,饶命啊。”炸弹人趴成一片扒着地毯,那些都是狼皮,是不听话就杀了的狼的皮。一群身强体壮的狼人面色冷淡将他们拖下去。小白狼王只嫌弃他们吵,就抱着美女狼人进内屋去,“大王好英明啊~”

“来来来,让我再亲一口。嗯,真香。”

在推举这个新狼王时,任何人都可以去撕斗,这是最黑暗的时候,随处可见狼人的尸体,脖颈上有要把脖子咬断的牙印。谁都没有想到面上看着柔弱的一头白狼会有如此惊人的咬合力,在他干掉又一位副首领后这篇领土的狼都向他臣服,封为狰王。

“大王,请到偏殿一趟。”一位年老的智者。他满脸皱纹,声音嘶哑。狰王一看来人是他连忙正了正神色,跟着智者去了偏殿。

“大王最近的身体还好吗?”智者低着头寻问着。

“本王觉得时而会疲惫,金丹还有吗?”

“我又新研制了一种更好的药丸,就来呈给大王。”智者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将黑色药丸递给狰王。狰王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来服用,吞完他坐回宝座,座上之人面部开始狰狞,像是要逃脱什么,他不再维持人身,化为狼型,低声嘶吼。这样持续十多秒,狰王像是新生一样,充满了活力,毛发顺滑,不同前些日子的毛躁。狰王吸收完又化为人形。

“我最近新有的美人送你几个,都是调教好的,你也享受一下。”

“是大王。我想问大王对于攻打沧陇有什么计划吗?”智者面色冷淡。

“那几个废物城墙都炸不破,我打算再多派一些去,肯定能攻打下来。”狰王得意道,他对于自己掌管佰沪非常满意,复活帝国全是自己的功劳。

“大王固然聪慧,不过我认为去攻打侏阙是上上策。”

“嗯?”狰王疑惑,“最近侏阙没有什么幺蛾子,我何不先把沧陇攻下来让他们都归顺与我,待势力强大再去一举拿下侏阙。”饶是狰王足够自大,他也知道,侏阙诸神皆在,若是内部没有内讧还是不能轻易攻打。

“大王,如今局势看来女巫和预言家势不两立,内部已然有了内讧,我们何不借此机会直接将侏阙拿下,那沧陇在大王眼里不还是囊中之物嘛。”

“是有点道理,不过本王害怕狼人不够啊。”毕竟侏阙人口庞大,不能轻易尝试。

“我还未来得及向大王禀报,我新研制了药丸,虽然药力不如大王的强,可是加强狼人兴奋程度,待他们服下,在战场上一定加强士气,为大王拿下侏阙。”

“还有如此妙计啊,你不愧是我提拔上来的,如此一来亚森将会是我们的了。”狰王走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智者的肩,颇为骄傲。

“能为大王效力是我的荣幸。”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己也吃一个药丸让自己强大呢。”

“我这条命都是大王给的,自然以大王唯首是瞻。”智者又鞠一躬。

夜晚张浚勓坐在夜空下,天上星星闪烁,映在水晶球中如璀璨星河。他双手环绕水晶球,轻声吐出气息。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瞬间,张浚勓睁开凌冽的双眼,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他疾步走进殿中,将水晶球放置殿堂正中间,拿起法杖,水晶球抛掷空中,散发出无限光芒,让张浚勓无法睁开眼,他顶着光线,用法杖轻轻敲击水晶球,只听吭哧一声,水晶球微微裂开,碎落一地。

张浚勓看着地面上水晶碎片,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不解的表情。他高声大喊殿外的波熙进来。

“怎么了?”波熙走进,看见又碎的水晶球也有些无语。“我真的怀疑你不想干了,这几天碎的水晶球真不是你摔的吗?”波熙将碎片一个个捡起,非常自然的从兜里掏出胶水将他们粘在一起。又用磨砂纸将水晶球打磨了一下,看起来完好无损。他塞到张浚勓的手里,等待张浚勓的回复。

“他总是在我快预见时裂开,我不明白。”

“可能是没有什么好预的他就失灵了吧。”

“你手放在上面,我再试一下。”张浚勓把波熙的手放在水晶球上面,“他是好人还是狼人。”

水晶球变成绿色,是好人。

波熙连忙抽出自己的手,“张浚勓,你清醒一点好吗,我肯定是好人啊。”宛如被丈夫怀疑出轨的小媳妇。

“我知道,水晶球可以预言你也就可以预言其他人,如果可以预言其他人那为什么不可以预言沧陇的老大?”张浚勓想不明白。

波熙并不懂这些,他心思单纯,不懂势力中间的弯弯绕绕,他本就是一个小骑士,父母拼了命的走关系让他进了骑士队,那次偶然安排他去保护张浚勓,本以为自己是唯一一次机会和大人物接近,没想到张浚勓直接把他提拔到自己身边,连带着父母也可以跟着他在最繁华的余城享受生活。他本以为张浚勓是很难伺候的主,看对方娇气高贵的模样,不过亲近后发现他只是很少有在乎的事情,还是一个工作狂,自己要在门外站岗到半夜送张浚勓回家,有时直接通宵等到第二天。

“送我去女巫南姳家。”

“现在?”波熙震惊,瞪大眼睛看着张浚勓。

张浚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糟糕人生

iamareader

白化美人的雌堕之路

黑天鹅事件

隆升记事(兄弟攻/3p)

【不会跑路版】索伦多斯

纯爱糖水铺

颜之有理vv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大米饭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