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十三、方治!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狐主新纪【女np】,即为,大米饭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回到房间后,方治还在睡,身体已经被清理过了,就连之前黏湿湿的性器都擦得非常干净。

徐潇潇看了一会金册才上床抱住他,呼吸间都是自己留下的气息和味道,像是拥着自己所有物的那种满足感,特别惬意。

她轻而易举地闯入方治的神识,怀中人只是微微的抖了一下,毫无反抗。

一夜好睡。

神交的时候,狐族的神魂会主动献舍,他们渴望把自己所有的精气和魂力全都奉献出来,这时候就要狐主去把控神交的[度],一旦过头,轻者失去神智,醒来后痴痴傻傻,重者长睡不醒,变为植物人。

之前徐潇潇只是翻到过神交这一页,看了个大概,今天才算是全部读完。

神交是狐主很好的润补,不仅可以快速的充盈神魂,还可以反哺狐族。只是金册中大部分狐主不建议频繁使用神交,次数多了以后,狐族后期如果被冷落,可能会抑郁致死,甚至自杀。他们比一般的狐族更渴望狐主的气息,需要定期抚慰。狐主到后面玩开了根本享用不完,她们并不在意玩的是谁,只追求快乐,所以大多不愿意招惹这样的麻烦,真心喜欢的也顶多就是淬炼几次神魂,让二人更加契合。

方治睡的安稳,在狐主身边,神魂恢复的很快。

他醒来后没动,就着徐潇潇的姿势抱住她,让她更舒适地枕在自己胸前,时不时将她滑落的手臂,牵上来重新放在自己肩上。

身上人动了两下,可能是觉得热,她翻过身子,朝另外一侧继续睡。

方治怕吵醒她也不敢动,呼吸的节奏都压得极低。他纠结许久才悄悄地靠近,从身后搂住腰,把人重新抱回自己怀里。

怀中响起轻微地笑声。

方治无奈道:“主上。”

徐潇潇转过身,逗他,“你小动作可真多。”

“谢谢主上。”

“这是又变回不苟言笑的阁署大人了?”

“属下去给主上安排早膳。”

他说完就要爬起身,被徐潇潇按住,“好哇,你用完我就想跑。”

她拉起方治的手放在自己身上,点着那上面尚未恢复的痕迹,抱怨道:“你看看你,这是属下做出来的事吗?”

昨晚他根本不能自已,身体大部分时间脱离了理智,全凭神魂在控制,说到底,都是徐潇潇故意的。

他可不敢这么说,只是轻声道:“请主上责罚。”

“怎么罚?”徐潇潇就等他这一句。

“逐离”

“什么?”

“玷污主上圣体,驱逐离开昌都”

徐潇潇白他一眼,“你跟我神交了,还把给自己逐离,你不想活了?”

“这惩罚可大可小,主上开口要罚,若是阁署办,那肯定往大了定。但如果是主上玩的情趣,那就往小了走。”

“那就往小了走吧,你再提个意见,我考虑考虑。”徐潇潇这是铁了心要看他笑话。

方治低头在她假装严肃的脸上亲了亲,鼻尖顺着她的侧颊摩挲,弄得痒痒的,嘴唇靠上耳畔,用凄凄惨惨的气音说:“主上您大人大量,小馋猫咬的就不要和属下计较了,行吗?”

他说完还故意[喵]了两声。

徐潇潇被他这一阵耳语弄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搓了两下手臂,气呼呼的道:“方治!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方治一脸无辜,“属下里里外外都被主上吃透了,只会做主上想要的事情。”

她确实刚才动了心思想要方治把昨晚哀求她时的猫叫翻出来戏弄他。

徐潇潇的小心思被点破,索性又翻身不理他,方治只得自己下床,他穿好衣服收了显性,把外面候着的侍奴全都召进来交代一番才放心离开。

餐厅再见时,他又恢复了平日里一丝不苟的肃正模样。

方治带着佣奴走近,两名白狐跪在地上,一人扶住两角,举起一台平板电脑。

“主上,这里面是今日参与点选的狐族。”

徐潇潇正吃的开心,早上的吃食比昨天的菜色看上去精致多了,都是一些做工精美又超级好吃的点心。

她用金质的小勺,挖了一小块侍奴递送上来的慕斯蛋糕,伸向方治,“你尝尝,这个超好吃。”

方治先是谢了赏,才弯下腰,张嘴含进口中。

“主上若是喜欢,以后可以作为常例膳品。”

“我喜欢啊,这些我都喜欢,就是太多了,吃不完怎么办?”

“这些都会分赏下去,主上剩下的食物,各族要是分配不均还会闹呢,绝不会浪费。”

“这样啊。”她现在已经渐渐习惯身为狐主众星捧月的生活,对这些事不再觉得稀奇。

徐潇潇吃饱喝足,靠在狐族组成的那张餐椅上,左摸摸右摸摸,边玩边道:“点选的事,你看着办吧,上午我想再看看金册,你叫程熠来陪我。”

她现在神魂平稳,对临幸没有太大的需求,这些狐族长得是很帅,可天天这么看都视觉疲劳的分不清谁是谁了,她脑子转了转,想问一下昨天的黑狐,想来想去都没想起他叫什么,只记得姓张。

“昨天那只黑狐怎么样了?”

“还在休息。”

“哦。”

“主上要召见他吗?”

徐潇潇摇头,“让他休息吧,黑狐挺有意思的,没想到他们一个个高高大大的,那么容易害羞。”

她扫了一眼餐厅里那几名黑狐佣奴,果然,目光所及之处,全都腼腆地垂下脑袋红了脸。

“黑狐是下三族之首,干事踏实细致,主上的宫殿就是由他们主要负责承建。”

“那白狐和灰狐呢?”徐潇潇好奇道:“他们应该也不能直接承宠吧。”

“不可以。”方治从厅内挑选出三名白灰黑的狐族,依次列好。

徐潇潇:“哇,站在一起看着,差距好明显。”

l,xl,xxl,就是这种感觉。

方治耐心得给她讲解“白族最接近人类,无论是体态还是生活,职业繁杂。灰族开朗活络做小生意和社会工作的多。黑族勤恳实干,身体宽厚扎实,以基建工程类居多。他们是狐族社会发展运转最重要的基石。”

“主上最近对狐族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他们虽然无法直接承宠,但能跟在您身边恩沐总归是一个机会。

“那像你说的恩沐,大概要多久?”

“也要看每个人的机缘,与主上契合的,可能十天半月,长的也有以年计数,只不过”

“什么?”

“下三族数量庞大,主上宫殿再大也终是有限,一般来说一个季度期内未能承宠的就会被新晋狐族替换。除非,有特别贡献,或者得您垂怜,才有可能继续留侍。”

“好复杂啊。”

“主上随心就好,阁署会按照您的喜好安排。”

“不是说银狐也接近人类,那他们和白狐有什么区别?”

方治朝那白狐挥了挥手,那名白狐听话的脱光全身衣物,赤裸裸的站在她面前。

徐潇潇了然道:“原来是这样。”

方治点头:“主上聪慧,一眼就能看出区别。”

他对着那名白狐道:“过去让主上摸摸你的身体。”

徐潇潇伸手在他的胸肌腰腹和腿部都试了一下手感,还掂了两下他勃起的性器:“确实不如程熠的实韧?细看区别挺大的。”

“银狐虽然不及灰狐和黑狐高壮,但身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大米饭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