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张大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二十章,万里玉京,热心市民张大姐,大米饭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秦春雪捏紧了拳头,努力克制住慌张,情急之下糊口乱编:“小时候摔的。”

九月萤表情坦然,丹朱却是若有所思,明显不信。

正在这时秦春雪腰间佩戴的玉佩亮了起来,立即如遭大赦般向九月萤和丹朱行礼道:“师姐、师兄,师父找我,先告退了。”不待两人反应,秦春雪一溜烟跑地飞快。

丹朱在后面喊道:“秦师弟,我可以载你一程!”

九月萤瞥丹朱一眼:“找我有什么事?”

丹朱望着秦春雪的方向好一会儿才转头笑道:“哪里有什么事敢叨扰二师姐,都是小事、小事。”

九月萤拔剑出鞘:“上次的经书抄完了没,别给我嬉皮笑脸,有事快说。”

丹朱连忙支起两只手掌挡在身前:“我说,好师姐,我这就说,天门的事你可得再帮我求求宗主,他向来看不起畜生道,我怕要是再来一封信,来个什么使者,他就要把我给交出去了。”

九月萤收起剑来:“怎么不去找大师兄?”

丹朱一蹦三尺高:“我找了啊,你知道的,他那个人,向来刚正不阿,死脑筋!说有功宗主自然会记在心上,唉。”

九月萤抬脚便走:“那也别找我,没用。”

“喂喂,我在七星宗都四年了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谁不是我吭哧吭哧背回来的,你也骑到过我身上。”丹朱变回缩小版原型飞到九月萤肩上。

“说来也有道理,不过我最近和他闹掰了,你找别人求情吧。”

……

碧云峰天香阁

“师父。”秦春雪唤了一声便恭敬抱拳在阁外候着。

全百味听到秦春雪的声音便立刻推开门来,他此时衣衫完整,发髻扎起,规规矩矩确实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全百味三步并一步,满面春风,牵起秦春雪的手便往屋子里拉:“你啊你,要不是小风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修炼速度竟然这样快,都七层了!”

“外面都传你两周练气五层,我也算是开了眼,居然还有惊喜!这等好事怎么不早早告诉为师!”

秦春雪略微不好意思地笑笑:“都是师父的栽培,不算什么。”

“藏拙了。”全百味轻轻阖上了门,悄无声息地用一道灵力覆上,再坐回秦春雪的身边,点上一方鎏金博山炉,烟雾缓缓升腾。

烟雾中散发异香,秦春雪感到有一些不适。

“春雪,在师父面前不必这么拘谨,坐下罢。”全百味再次轻笑了下。

鬼使神差地,秦春雪双腿发软,浑身发红发热,几乎站不稳,便顺势坐在了这软塌上:“……师父……我有点看不清你的脸了。”

全百味拉上窗户上的纱幔,脱了外裳,一步步走向已经倒在床上的秦春雪:“乖徒儿,想不想更快提升修为,让为师亲自来教……”

“莫怕、莫怕,这可是人间极乐事呢。”

再是迟钝,秦春雪也终于感受到了异常,可是浑身异常软绵,混混沌沌竟有种想要沉浸于此的想法,欲要抗拒却只是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师父——”

在他的好师尊终于欺身而上时,秦春雪的身体紧绷,眸子缩成银针大,牙齿咬破舌头,刺痛随着鲜血一齐涌出。

他一拳挥出,全百味没有防备,躲闪不及竟然真的让秦春雪得了手,立刻缩回原本要动作的手捂住面颊。

乘着这个空挡,秦春雪撑着刚刚恢复的身体跳下了床:“师父,你……”抚下眼角积蓄的眼泪,重重甩下手中的泪滴:“我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说着便走去推门,自然是怎么都打不开。

秦春雪回头望去。

全百味上身赤裸,玉瓷般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却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且挂上了让人心悸的诡异笑容。

他大笑着拍手:“居然没中我的迷魂香,春雪还那么单纯呢,在你来之前我就在阁里画下了六层禁制,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秦春雪慌乱一瞬,便开始重重地拍打天香阁的红木雕花大门。

全百味支着腿,惬意地说:“唉,别白费力气了,过来给师父肏一肏,嗯?”

秦春雪还在不管不顾地敲门大叫:“外面有没有人啊!师姐!小风师姐!小云师姐!”

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被困在这里了,秦春雪心一横,转身和全百味对峙:“我不明白,你收我为徒就是为了这样吗,那又何必费尽心思让我提高修为呢?”

“嗯?小没良心的,我对你还不够好吗?只是和师父睡一觉而已,有什么不愿意,为了你,我连最喜爱的大弟子都杀了,呜……不乖乖听话的话,师父可能会有点粗鲁哦。”

秦春雪咬紧了牙关,他的细长的眼珠渐渐变红,背靠门扉,两只手扒得死死。

当——全百味打了个响指,游魂一般窜到秦春雪的身前,一只手挑起秦春雪的脸蛋,一只手摩挲着他细微发着抖的胸膛。

“哦?你这眼睛,还真是给师父惊喜不断,居然是只小妖吗?咯咯,难怪难怪,谁教你天生炉鼎呢?为师更不能放你走了,哈哈哈哈哈!”

秦春雪的身体里开始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全百味听而不闻,不过是一只刚练气的小妖怪有什么值得防备,更别说他在自己的指示下没有修习过任何法术了。

全百味从芥子袋取出几个囚灵锁给秦春雪的手腕脚踝戴上,脱下自己的白色的亵裤,蓄势待发

秦春雪眸子几乎缩成针尖,他用力吐出一口唾沫,低沉地说道:“你根本就不配当人,碧云峰上下的师姐师妹都是被你奸淫强迫的吧。”

全百味笑道:“果然还是孩子,什么都不懂,你以为我就是自愿的了吗?她们也不过……”

“……操!我的眼睛!你对我做了什么?”

夫诸上古凶兽,人间至恶,体液呈黑紫色,溶解腐蚀接触到的任何东西,几乎无往不利。

饶是全百味这样的金丹期修士也难以抵抗,被秦春雪的口水沾染到的右眼开始掉皮剥落。

他恨恨掐住了秦春雪的脸,迫使他的嘴唇紧闭,五指使劲内扣,在秦春雪的脸上留下五个深深的血洞:“竟有这等妖术,等我离开前一定把你这怪物上报宗门!”全百味的五指略感钝痛,但是他已然陷入癫狂,无甚在意。

全百味狠狠折断秦春雪的四肢:“你反抗啊!可能吗?哈哈哈哈哈哈,乖乖服侍本座吧。”

全百味没有注意到,他的头顶上方下起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他还在拼命撕扯秦春雪的衣服。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惨叫着后退,那个柔弱的红瞳少年脸上一派冰冷。

秦春雪被固定在门页上动弹不得,注视着一代混蛋的灭亡。全百味无论逃到哪里都躲不开紫色雨水的追赶,这时他惨叫着呼救没有任何作用,毕竟这间小屋被他加了六层封印,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他的皮肤几乎腐蚀殆尽,露出红红黄黄的肌肉脂肪,终于想起要解开封印,鲜血淋漓的手指画了不到半个符文就永远地坠落了,这个男人的血肉倒在地上,再没有一丝起伏呼吸。

秦春雪的手心全是汗水,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杀的还是他的师父,等到全百味的尸体完全化为一滩黑乎乎的粘稠物的时候秦春雪才指挥雨水过来将他的身上的枷锁给腐蚀掉。

回过神来,秦春雪呆呆地站着,万籁俱寂,这间房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忽略帷幔、地板、各色家具上被腐蚀后的焦黑以及地上那一摊的话。

总之一切静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大米饭小说网